ES#冰鹰北斗生贺第一弹#粉碎妄想

生贺第一弹!北斗生日快乐!
注意事项:
「fine的北斗」指fine时期的冰鹰北斗,「北斗」指trickstar,即其他所有时间的冰鹰北斗。

白色的外套,藏青色的马甲,泛着耀眼金色的肩章和笔挺的西装裤,这身Fine的队服对北斗而言并不陌生。
尤其穿在自己身上的样子,他曾在Fine专属的练习室里那撑满一张墙面的镜子上见过不知多少次。
但这也是他第一次看见这身衣服穿在自己身上的样子,直接通过肉眼看见本应属于TrickStar的冰鹰北斗穿着Fine的那套白西装的样子。
站在他对面的人,从体型,到表情,全部和他自己一模一样。甚至于,连头上一缕不易发现的膨开的发丝都完全相同。
这样完美的复制别说常人,大概就连日日树涉这样的模仿达人都做不到。除了照镜子,北斗实在想不出还有什么情况能让他看见这样一个自己。
可偏偏,那个本该只出现在镜子中的自己,打破了本就不存在的镜面,用那双虽凉但确实带着体温的手握住了北斗的手腕。
现在,就是这样一副诡异且莫名尴尬的场面。
原本这应该是一个普通的周一,在经历了一整天的课程后准备着Trickstar的训练的周一。北斗本应穿着制服在教室里听课,但现在他却不知为何穿上了Trickstar的队服,在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被他自己抓住了手腕。
聪明的大脑拒绝告诉他遇到这种情况他该怎么做,于是他只能绷着一张脸等对方先有动作。
“冰鹰北斗……”
声音也一模一样。
穿着Fine队服的北斗紧皱着眉头,用类似于在看什么肮脏的东西一般的眼神瞪着身着Trickstar队服的北斗。
这种明显写着厌恶的眼神,在冰鹰北斗之前十六年的人生里从未见过,尤其是出现在自己脸上的样子。他没想到原来自己还能露出这样的眼神,看得别人极不舒服的眼神。
他手腕扭了扭,挣开来自另一个北斗的束缚,口气不善地问:“你是谁?”
“冰鹰北斗。”另一个北斗重复到,“我就是你。”
他顿了一下,又补充了一句:“只不过是属于Fine的你而已。”
这场面实在太诡异,饶是冷静如北斗也有些招架不住。Fine的北斗后退了一步,双手抱臂环胸,冷冷地道:“很惊讶吗?看见我……也就是你自己,穿着Fine的队服的样子。”
“是的……”北斗的大脑产生了一瞬间的空白,身体先于思维做出了回答。他闭上眼吸了口气让思路跟上现实,主动挑起问题试图掌握主动权:“我……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还有……”他环视四周,看似毫无起伏的语气里有一丝不易察觉的慌张,“这是哪里?”

湛蓝的天空干净得像尚未着色的画纸,远处缓缓飘来的云也薄的近乎透明。明明在天上看不见太阳,他们所处的空间却明亮得像是正午阳光最好的时候。
而他们脚下踩着的,则是一片望不到头的水域。看似空无一物的水面却能稳稳地站住两个青春期的男生,这很容易就会让人联想到魔法师的幻境一类的东西。北斗脚轻轻踏了两下水面,几滴水花溅了起来,但他又确实感到脚下有让人安心的实心的感觉。
这周围的环境,看上去如同一片未开发的海域。头顶蓝色的天,脚下蓝色的水,甚至连四周的空气都好像染上了湛蓝的颜色。
“还是很漂亮的吧?”
Fine的北斗开口问。他似乎这样的景色很满意,环视四周后僵硬的表情稍微放松了一些:“蓝天白云的感觉,怎么样?”
他一连抛出两个毫无意义问题,却对北斗的疑问只字不提。
意识到这一点的北斗抿了下唇没有回答,气氛又一次接近冰点。
僵持了一会,Fine的北斗突然泄气似得叹了口气。他松开环在胸前的手,开口道:“关于你的问题,我不想回答。”
“不过我也没有那么多时间浪费在你身上。”他说着,又皱起了眉。
“直接切入正题吧,冰鹰北斗。”
“你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吗?”

没头没尾的一句话,可北斗听懂了。
你知道你自己在干什么吗?
和“劣等生”组成组合,反抗学生会,甚至亲手抛弃了和上位者“皇帝”同行的机会。
“你真的知道自己干了什么吗?”

抓住了机会,将会安安稳稳地走上了和父母相同的路,那个Fine的北斗这么问。

“我知道。”
“我只是回到了我的同伴身边而已。”
说这句话的时候,北斗微微昂起了头,似乎对此感到很自豪。Fine的北斗眉头皱地更紧,又继续问:“就为了那三个人?”
说这话的时候,他狭长的眸子里映出的神色似是不屑。北斗对他的语气感到不满,于是他正色,认真地指责:“不要用这样的口气说他们。”
“还真是护短呢你。”
Fine的北斗理了下额前的刘海,慢条斯理的回答。他的语气傲慢且无礼,偏偏顶着和北斗一样的躯体说话,怎么看都让人觉得违和感扑面而来。
不过这不是主要的问题。北斗微微上前一步,靠近那个Fine的自己说:“如果你真的是我,你应该明白,他们,我的伙伴,值得我所付出的一切。”
优秀的大脑又开始运转,北斗认真回想着在Fine身不由己的时候发生的事情。
“你确定是认真的吗?北斗。”
Fine的北斗露出了诧异的表情,接着,就像被戳到什么痛处一样提高声音质问到:“只不过是三个因为同样的目的而暂时聚集在一起的人。北斗,你真的认为你有必要为了他们放弃自己的未来吗?”
他的情绪瞬间失控,北斗还来不及反应就被紧紧捏住了手腕。
“从一开始反抗学生会开始,你就已经疯了。”
“你并不是没有实力的‘劣等生’,和其他人不一样,顺从学生会对你而言并没有弊端。”
“梦之咲‘培养明星偶像’的方针对你没有害处,你完全可以借由自身和家庭的优势把这点利用到底。”
“就因为那些所谓的同伴?就因为‘不希望大家露出悲伤的表情’这样无聊的理由?”
“就算是受内心的正义感驱使,在见到残酷的现实之后你那无用的一腔热血也该平息了吧?”
“既然已经认清了现实,已经决定加入Fine,为什么又要反悔?”
“你知不知道!那些多余的感情,那些累赘的热血!它们会挡在你前行的路上,直到彻底毁掉你的未来!”
Fine的北斗嘶吼起来,他原本捏着北斗手腕的手滑落到自己身侧。似乎是因为情绪太激动,他大口喘着气。见北斗还是一副呆愣的样子,他索性直接大步上前,揪住对方蓝色外套领口的位置怒吼:“冰鹰北斗!你有没有在听我说话!”
一阵狂风突然刮过,吹乱了穿着洁白西装的北斗的刘海。原本平静的海域掀起一阵浪涛,巨浪打在他们身边,捡起的水花打湿了两人的裤腿。天上堆满了厚厚的乌云,明亮的海域变得一片昏暗。
北斗低着头沉默。良久,他缓缓抬手,握住揪着自己衣领的手。
两双冰冷的手碰到一起,似乎谁都无法温暖对方。
“对不起。”
Fine的北斗哼了一声,张口还没发出声音,就被北斗打断:“抛下你一个人,让你孤独了吧?”
Fine的北斗瞬间甩开北斗的手,北斗低着头看不清他的表情,但却能听见他语气里的颤抖:“你在说什么……!”
这让他更加坚信自己的判断。整理了一下思绪,他继续道:“把你一个人扔在Fine,自己却偷偷跑回Trickstar,这样的做法,让你孤独了吧。”
“你就是我,我所想的,就是你所想的。”
“所以,你也想回到Trickstar,想回到伙伴们身边,是这样的吧?”
“刚刚说的都不是真心话,你其实一直,因为背叛了同伴们而备受煎熬,我没说错吧?”
北斗抬起头,Fine的北斗脸上已经布满泪水。
“关于把你抛在Fine的这件事,我真的很抱歉。”
边说,北斗抬手轻轻拭去另一个自己脸上的泪。
然后,他绽开一个只对伙伴们露出的,比他的体温还温暖的笑。
“对不起,冰鹰北斗。”
“走吧,我来接你回家了。”
乌云散开了。空无一人的海面,风平浪静。

评论(2)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