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喻黄#我操喻文州

可能包含雷点:青训营设定,黄少天轻微ooc,段子篇幅。
注意避雷。

    那是发生在很久以前的第三赛季。
    真心话大冒险,一款操作简单效果拔群的休闲小游戏。虽然它神助攻的被动技能在一个全是男孩子的战队里似乎并没有什么用,但这无法阻挡蓝雨众人对它的热爱。
    郑轩摘下耳机,揉了揉发疼的耳朵,觉得自己赢了比赛却输了什么其他的东西:“来吧黄少,真心话还是大冒险?”
    叫嚣着要再来一盘的黄少天拍案而起:“是男人就选大冒险!”
    在千篇一律的真心话里这个大冒险算的上是个意外之喜,于是郑轩也打起精神认真思考了一会儿:“那这样……黄少你就对接下来第一个叫你全名的人告白吧。”
    告白?
  告白!
    这可是大新闻啊!青训营里竖着耳朵偷听的其他少年们激动了,暴动了。叫喊声混着口哨在房间里乱窜,黄少天被他们叫的脸色通红,极力扯开话题:“干什么?都安静安静!训练呢你们吵什么。说的就是你,看我干嘛,快去训练!”
    当然,这根本没用。黄少天忙着炸毛,其他人忙着起哄,呼声一浪高过一浪。因此,也没人听见喻文州极轻的敲门声。
    “怎么了?”
    吵上天的青训营瞬间鸦雀无声。喻文州站在门口,环视青训营内,整个房间除了他只有黄少天站着,脸涨的通红。发生了什么不言而喻。
    不管这群人的群魔乱舞,喻文州走到自己的位置坐下。插卡登陆游戏的时候,他瞥见右手边盯着屏幕难得安静的黄少天,突然想起还有话没有带到:“对了。黄少天,方队让你一会……”
    他话还没说完,青训营又一次炸锅了,带着一股要把房顶掀翻的气势和黄少天的怒吼:
    “我操喻文州!”

全职#喻黄#听说夏天,补作业和什么都很配哦

注意避雷:性转,补作业,胡言乱语的黄少。

    喻文州推开房门的时候黄少天被吓了一跳,手一抖指甲油全糊在了指甲外面。她怪叫一声,一边手忙脚乱找卸甲巾一边斜眼瞪喻文州,眼神里两分气愤三分埋怨,还有五分明晃晃写着“再不哄我我就要闹了”。
    但喻文州才不哄她。她手里捧了两杯咖啡,只好用脚勾起门:“少天不是说补作业么?”
    说完她还故意发出轻柔的笑声,衬得一下子伏到桌上去的黄少天更加悲凉凄惨。
    她把咖啡杯摆到桌上,轻易不会被碰翻的位置。黄少天在瓷杯磕到木桌的BGM里开口:“队长啊……我觉得我活不过这个暑假了。”
    “那就赶紧在光荣之前把作业补出来吧。”
    简直会心一击。
    被拿了一血的黄少天倒在本应是友军的自家队长脚下,气若悬丝:“队长你说,我到底是不是你亲生的?”
    “那可是乱伦哦少天。”
    “乱伦啊……乱伦好啊。血溶于水水乳交融融情于景……反正乱伦最大的问题也不过就是道德伦理嘛,我们两个在一起本身就是伦理问题了乱不乱轮都一样的,一样的一样的啦——”
    看着胡言乱语的黄少天,喻文州不想承认她被萌到了。她伸手去揉黄少天那头早上起来就没梳过的乱毛:“说什么胡话。有空和我闹,这点东西早写完了吧。离开学只有一个星期了哦。”
    离开学只有一个星期了哦。
    只有一个星期了哦。
    一个星期了哦。
    了哦。
    哦~
    黄少天尖叫一声,甩开喻文州的手跳起来扑倒桌边,奋笔疾书。桌上用于指甲的瓶瓶罐罐被她一把推开,正好推到喻文州面前。
    她看了看,挑出一瓶天蓝糖果色的,给自己上了层指甲油。化工产品刺鼻的气味在房间里弥漫,不过唯一会在意这股味道的黄少天显然已经闻不到了。她伏在桌上,手里笔杆摇个不停去,嘴里还念念有词:“韩齐秦楚燕赵魏,曹魏北魏东魏西魏,诶怎么那么多魏。垄断组织最早诞生于第二次……什么鬼啦这题目上一道不还是中国古代史的吗怎么突然就世界近代史了呢?出卷老师有毒吧……”
    她叨叨嘘嘘地念叨着,喻文州也从她不曾间断的碎碎念推算黄少天的进度。不得不说,小姑娘拖延症很强,但她补作业的手速和拖延症病情程度是成正比的。
    喻文州确认自己手上指甲油全部干透的时候黄少天已经在写最后一题了。她正写到兴头,突然被一片阴影笼罩了眼前的试卷。下一秒,带着少女体香的柔软躯体贴上她的背,青丝散开垂下,在她脸上挠痒:“快做完了?”
    “嗯。最、最后一题了。”
    黄少天陷入了整整两秒钟的僵直状态。回过神后她用前所未有的手速解决了最后一题,豪气地把笔一甩,向队长汇报:“做完了!”
    “少天果然很快呢。”
    喻文州保持着抱住黄少天的姿势没有动,把她夹在自己和桌子之间。这个从背后拥抱的姿势让喻文州看不出黄少天的表情,但有的时候好心情不止体现在表情上:“那当然。队长队长,我那么快写完,有奖励吗?”
    喻文州笑:“少天想要什么奖励?”
    “我想想哦——”黄少天扭过身,飞快地在喻文州唇上啄了一下:“就要这个吧,队长的香吻一个~”

全职#喻黄#山茶

    山间不知何时下起了雨。
    黄少天背着个竹篓走在山路上,没有打伞,脚下的石板路被泥水溅得又湿又滑。稍不留神就会摔倒的路,他却走得平稳,步子里还带了点跳跃,是他的好心情。
    山林间的这种毛毛雨,总是下不大的,但耐不住雨丝细密,也能把人淋得湿透。刘海沾了雨水便湿答答垂在眼前,挡了黄少天的路,于是他不得不伸手撩起那一丝乱发,提了提系着竹篓的草绳。
    弯弯曲曲的山路看着不长,其实让人一顿好走。黄少天又拐过一个弯头,拐角上山茶花开得正好。他忍不住伸手去拨弄,指尖发力,做了回“辣手摧花”的恶人。
    “这山茶是哪里惹着少天了,要斩首赎罪?”
    前边路上传来一声轻笑,黄少天捏着花抬头,便见喻文州站在下一个弯头,打着伞冲他笑。
    “文州——”
    黄少天抛开花,迎了上去。
    一把藏青色的油纸伞,隔开了雨丝和伞下的人。就这伞面的大小,站下两个弱冠将至的少年已是十分勉强,偏生黄少天还不安分,手舞足蹈地给喻文州讲他此番下山的趣闻,半个身子都晃出伞外,看得喻文州忍不住笑。
    “少天,伞小,当心莫淋了雨。”
    “知道啦知道啦。诶呀文州你才是要小心,我淋了也无妨的,你看我先前上山的时候不也淋得差不多了。”
    这话却是实话。黄少天的衣袍在上山路上已被淋了个湿透,此刻下摆还一点点滴着水。喻文州侧眼看了,皱眉道:“那还不快些走,又想着了风寒,被关个个十天半月不成?”
    “那怎么成!”黄少天几乎叫起来,“文州你莫吓我啊!我这禁足才解开多久呀,有五日么?没有吧?这要是再让在屋里闷着去,我就要,就要……我就要离阁出走了!文州你别笑。不许笑。不许笑!诶算了,你笑吧。笑归笑,但我告诉你喻文州,你若再关我禁闭,我立马到中草堂投敌去。”
    这般明晃晃的威胁,喻文州听了也是丝毫不怕。他笑眯眯地看着黄少天,直到被看的那人自己也忍不住“噗嗤”地一声笑出来,才缓缓开口:“不打伞还走的那么慢,怎么,这般不想回去?”
    “哪能啊。这不是,山上景色好嘛,我这半个多月没见了,心里想得很。”
    黄少天伸手接了几滴雨水,抹在眼下,哭丧着脸挤出一副可怜样,摆明了要喻文州就之前关他禁闭的事道歉。喻文州和他相伴这些个年头,这种小把戏自然是无用的。他笑骂一句“莫闹”,便伸手掐了一枝路边的山茶,递给黄少天。
    “舍不得,带回去就是。”
    黄少天接过花,拿到鼻下嗅了嗅,眨眼道:“这山茶又是哪里惹着文州了,要斩首赎罪呀?”

全职#郑轩生贺

郑轩生日快乐!
居然这么晚才放……
粉入其人嘛!才不会告诉你们我是刚码的……
反正我掐着六月一日二十三点五十九分发了。
原本的短篇为什么变成了这种段子一样的东西我也不知道啊……




郑轩怎么也没想到这么晚他还能在蓝雨的俱乐部大楼门口看见鬼鬼祟祟的粉丝。
六月份已经有点热了,小粉丝还是把自己包的严严实实的,怀里抱着一盒不知道什么东西,看上去到更像是来扔炸弹的。
郑轩被自己奇怪的想象逗乐了,“噗嗤”一声笑出了声。小粉丝显然听见了,回头看到郑轩,开口时声音倒是带着一丝惊喜的意味:“郑轩前辈?”

小粉丝,或者说邹远,和郑轩坐在蓝雨俱乐部附近的花园里。顶着一半埋在云里的月亮和一半被树叶挡住的灯光,他把怀里的东西递给郑轩:“前辈生日快乐!还有儿童节快乐!”
郑轩讪笑着接下,下意识拉了一下包装纸。几乎把礼物完全拆开,他才突然想起来问邹远:“我现在能拆吧?”
“前辈想怎么处理都可以。”邹远笑嘻嘻的表情因为光线看不太清,不过郑轩也不在意,他撤下包装袋,拿出一个四四方方的小盒子。
“怎么包的和钻戒似的……”他打开那个红色软外壳的盒子,里面是一块夜光表,这会正发着悠悠的绿光。
邹远拿起表帮他戴上。郑轩端详了一会,突然问:“小远,你别告诉我你来广州就是为了给我送这个。”
邹远又笑了,这次郑轩到是看的挺清楚。“怎么会呢。”他说,“我是来参加亲戚的婚礼的,顺路把礼物给前辈了。”
“那就好。”郑轩把表盒塞到队服口袋里,“谢谢啦……”

徐景熙依在门框上,看着郑轩在口袋里找他的宿舍钥匙。“表不错。”他眼神紧盯着郑轩左手腕。
郑轩没在意他的话。他把口袋翻了个底朝天,也没找到钥匙,只能一脸无辜的看着徐景熙:“景熙啊……借我挤一晚呗……”
“就知道,进来吧。”徐景熙侧身给他让出一条路。郑轩连声道谢,进去后却一点也不客气地躺倒在徐景熙的床上,被就跟着进来的屋主赶去洗澡了。
磨蹭了半天终于听见浴室里传来的水声。徐景熙拿起郑轩放在口袋里的手机,熟练的解锁,登QQ。又很熟练地打开一个对话框,选中最后一条记录,删除。

“锋:
最后一分钟。
前辈,生日快乐。”

莫名其妙的摸鱼脑洞。
少天鱼:放开文州!
文州鱼:少天冷静。
原谅我作为一个画渣的画工,这算是我第一副完整同人作品啊……「黄豆笑哭」
这根手指画的真好看,真的好看。

红橙黄绿青蓝紫,琴棋书画诗歌茶

一天,喻文州和黄少天在河边走着。
突然,黄少天掉到了河里。
“少天!”喻文州看着消失在水面上的黄少天,悲伤地大喊。
这时,一个一看就知道应该是河神的人从水底浮了上来,一手拎着一个长的和黄少天一模一样的青年。
“年轻人,你掉的是这个红少天,还是这个橙少天?”
“都不是。”
河神把那两个少天往岸上一扔,又拎了两个和黄少天一样的年轻人上来。
“那是这个绿少天呢,还是这个青少天?”
“也不是。”
河神又换了两个少天。
“那就是蓝少天或者紫少天了。”
“不,我掉的是黄少天。”
“好孩子,你很诚实。为了奖励你,这些少天都给你了。”河神把黄少天交了给喻文州,然后就消失了,留下喻文州和红绿黄绿青蓝紫少天大眼瞪小眼。
经过一番讨论(吵闹程度请自行想象),喻文州和七个少天决定先回俱乐部再说。一路上,红橙绿青蓝紫少天聊的热火朝天,喻文州保持微笑听着,时不时插一句发表一下自己的意见。黄少天却没说一句话,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回到俱乐部,黄少天一把推开训练室的门,指着身后的自己们豪气地吼了一句:



“喻琴州喻棋州喻画州喻诗州喻歌州喻茶州!来这里认领你们的红少天橙少天绿少天青少天蓝少天紫少天!”

#刘卢#cp/对象

“小别前辈!什么是bl啊?”
“……”
“小别前辈!什么是cp啊?”
“……”
“小别前辈!什么是刘卢啊?”
“……”
“小别前辈,我去问队长了……那个,小别前辈!你做我cp好不好……(声音越来越小)”
“不好。”
“可是,可是,可是……小别前辈你QQ的标签里有‘刘卢党’,我看见了!”
“小鬼。”
“是!”
“我喜欢你,做我对象。”
“是!……诶?!”

#全职#假期的烦恼

#男神x你#
给我家小何生码的男神x你系列。
听说你低谷期了?不怕不怕,有黄(da)少(nuan)天(nan)
黄少天x低谷期的你
设定是两个人都是高中,同级不同班。
画风清奇,文笔魔性,ooc严重。
可以的话就往下拉吧↓

      左右看看,发现教室里没人之后,把笔摔在桌子上,狠狠的往椅背上倒去。“啊!烦死了!”烦躁地踢了一脚掉在地上的笔,看着它滚到讲台边,然后被一双好看的手捡了起来。
     “怎么啦,这么大火气?大姨妈造访了吗?来来来我给你揉揉肚子,不烦不烦啊。”笔被轻轻地放到桌子上,他带着笑意的声音传到耳中。明明是安慰的话,听着却更加烦躁了。
      不想让低谷期的坏脾气影响到两人的关系,拍开他帮自己揉肚子的手,咬着下唇别开脸不去看他。
     手被拍开,他久久没有说话。“他生气了吗?”有些担心的想着,转过头打算偷偷看一眼他的脸色,却突然被捏住了脸。
     “嘿嘿,抓到你偷看我的证据了!不要不承认,是不是因为我太帅气了怕自己脸红不好意思才偷偷看的?没关系啊亲爱的脸红的样子那么好看我不会嫌弃的!”他大大的笑脸占据了视线的全部,不爽地甩甩头甩开他的手:“黄少天你别闹了,我今天心情不好。”
     “怪不得……看你一早上没理我,还以为你不喜欢我了,吓死我了。”“谁喜欢过你啊!”躲开他不安分地往腰上伸的手,瞪着眼恶狠狠地警告他,“这里是教室,你想干什么?”
     “我想抱抱你啊。再说了教室里有什么关系反正人都走光了。来来来亲爱的别害羞了让我抱着。”他又嬉皮笑脸地贴了上来。孰知他的性格,索性任他抱着,撅着嘴生闷气。
     “还是不开心吗?”他的声音里透露着一丝关心。闷闷不乐地点点头,感到环在腰上的手又紧了一点。“我来猜猜看,因为这次没考好?作业太多了?寒假家里安排了很多事?手机坏了?唔……还是那什么写文瓶颈了?我猜对了没有?”
     “对对对,都对行了吧!”心里恼火的事情被人用开玩笑的口气一件件说出来,是个人都会生气,于是声音中不自觉地带了点怒意。但身后的人似乎还是没有意识到什么,再次开口的时候声音带上了一丝得意:“那当然,毕竟我可是时刻关注着你的嘛。我这么懂你,亲爱的有没有什么奖励啊?”
      心里的无名火因为他的一句“时刻关注着你”而瞬间熄灭。转身把脸埋在他怀里,心里因为他的关心而窃喜,面上却还是一副在伤心的样子:“没有奖励,因为还有一件事你没猜到。”
    “诶?!什么什么是什么事?我怎么可能猜不到我老婆在因为什么事情难过?别卖关子了你快说快说,这次没想到是我的错我道歉,以后一定注意不漏了这点!我发誓!”他果然一下子紧张起来,并着右手食指中指指着天向你发誓。
     抬起头看着他的眼睛,深棕色的瞳孔里只映着自己的倒影。调皮地勾唇一笑,双手捧着他的脸,假意担忧:“放假了,就不能每天见到你了。”
     被这变相告白的话惊到,他愣了一秒,继而像往常一样笑开了。“真的诶,这么一说我也开始烦了,不能每天见到我未来老婆,我也好烦啊……”说着,他低头,两人脸几乎贴在一起。
      一下子拉近距离,被暧昧的气氛弄得羞红了脸,呆呆地愣在他怀里,任他把唇贴在了你的唇上。一个浅浅的吻,带着青春期少年特有的像流水般的温柔。思绪被这个突如其来的吻扰乱,周围的一切似乎都不存在了,脑子里只有他清亮的声音在耳边轻轻地说的那句话。
   
    “怎么办,见不到你的话唠黄少天,连话都不想说了啊。”
     
    终于回过神来,他已经帮忙整理好了书包,作业和书本按自己的习惯分好类放在不同的口袋里。心里传过一阵暖流,感动的开口想感谢他,却被他抢了先。
     “嘿嘿亲爱的快看,我帮你把书包按你的习惯理好了。怎么样,感不感动?感动的话,赏我一个kiss怎么样?”
     “黄少天你个流氓给我滚一边去!”

#全职##喻黄#我想变

我想变
我想变成喻文州
我开心时
上天
不开心时
日天

#all黄#黄少天受伤了的脑洞

just a 脑洞

喻文州:少天你忍一下,药上好了就不疼了。
周泽楷:痛吗?谁干的?
叶修;啧,胆子真大,连哥的人都敢惹。
张佳乐:哇黄少天你这算是被疼哭了吗?来来来,让你乐哥帮你擦擦眼泪,一会就不疼了啊。
王杰希:把止痛片吃了,放松,睡一会。
方锐:要不要我陪你睡啊少天大大?有我陪着保证你马上睡着。

好了完了。
在码这个脑洞的校园体短篇……
如果看上这个脑洞的话和我说一声,送给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