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像梦幻祭##昴北#既然都是杀手了为什么追人不能简单粗暴一点呢?

趁日服剧情大力买昴北安利!
杀手x刺杀对象的设定,努力搞笑,实力ooc。「没有!
有杏出没,我流杏,泥石流杏。
昴北真的很好吃!求求你了尝一口吧! ​​


一、
我叫明星昴流,我每天都过着刀尖舔血的生活。
因为我是个杀手,一流的。
不要问我为什么要选择这样的生活。
我穷。
:-(
今天,我也一如既往地接到了杀人的任务。
我不知道我的刺杀对象是谁,但我知道他很值钱。当我的搭档把雇主的酬金给我时,我毫不犹豫地拿起了我的枪。
定金就值一箱子金条的人,必须死。
按照雇主给我的资料,这次对象,我叫他一箱金条先生,住在一个专为特殊人物服务的高档小区里。这个小区的特点是保安非常多,尤其在我上周在这里里杀掉了前任首富之后。
当然,再多的保安对我而言都不是问题,因为我是一流杀手。
成功地绕开小区里的保安,我扒在一箱金条先生房间的排气孔向里面看。我在这个小区杀了很多人,除了小区保安之外,最烦的就是这些有钱人自家配的保镖。他们大多比小区保安要厉害一点,虽然还是比不过我。
但一箱金条先生不同。他是我杀到现在,唯一一个没有给自己配保镖的人。
这让我非常好奇,于是我在开枪杀他之前,特意多看了他一眼。
很久之后,我都在为这多看的一眼而庆幸。
“守财奴,任务完成了吗?”
“守财奴”是我的代号,此刻通过耳麦呼唤我的,是我的搭档“制作人”。
“抱歉啊制作人,这次任务我可能完不成了。”
“什么!对面很强吗?你有没有受伤?”
“不,完全没有哦。”
“哈?那是什么情况?”
我把枪放回包里,掏出口袋里的手机。
“啊,先不说那个啦。作为明星昴流个人,杏,我有件事想和你说。”
“嗯?什么?”
“我可能,恋爱了。”
“哈?”
对着桌子前的一箱金条先生,我的前目标,现暗恋对象,我摁下了手机的快门。
“咔嚓。”
诶呀,手机声音没关。

二、
我叫冰鹰北斗,我每天都过着刀尖舔血的生活。
因为我父亲是个政治家,一流的。
不要问我为什么要选择这样的生活。
天生的。
:-(
今天,我也因为父亲的关系而被人暗杀着。
我不知道刺杀对象我的是谁,但我知道他很厉害。当我的监控系统告诉我有人趴在我房间的通风口时,我毫不犹豫地拿起了我的枪。
能突破我电子防线的人,必须死。
我住的小区,是个专为特殊人物服务的高档小区里。这个小区的特点是保安非常多,但大多没什么用,上周才有一个首富在这里被人杀掉。
听说这个首富还为自己请了七七四十九个保镖,结果一个都没派上用处。
我才不会像这种人那么蠢。
我没有请一个保镖,但我的房间外布满了监控。为了防身,我从小学了各种功夫。中国的武术,日本的柔道,英国的击剑,甚至还有印度的瑜伽。
就算有杀手躲过了我的监控,也躲不过我的功夫。
我看着监控,这个杀手趴在通风口,拿出了手枪。我全身的肌肉都绷紧了起来,随时准备翻身躲开射向我的子弹。
但这次的杀手没有这么做,他扭了扭头,然后愣在了通风口。
我不禁皱眉。
这个杀手就穿了一件衬衫,一件外套。这样趴在通风口,很容易感冒的。
就在我考虑要不要去给这个杀手送条围巾的时候,他动了。
动了嘴。
他说了句什么,然后收起了他的枪。难道是他的雇主该主意了吗?
我停下了准备伸向衣柜拿围巾的手。
然后下一瞬间,我看见这个杀手从口袋里拿出了别的东西。
我绷紧了全身的肌肉。
他拿出了他的手机。
那个杀手拿出了他的手机,从通风口探出手机,对准我,然后……
房间里响起了响亮的快门声。
杀手很快跑了,留我一个人愣在房间里。
这人,怎么回事啊?
介于这个杀手给我留下了非常不专业的第一印象,所以第二天,当我打开家门,看见略显眼熟的衬衫和外套,而这个衬衫和外套的主人还在实图向我推销他自己时,我毫不犹豫地甩上了门。
“早上好!我是明星昴流,请问你需不需要保……”
“不要,谢谢,再见。”

三、
我叫杏,我每天都过着刀尖舔血的生活。
因为我是个杀手,幕后的。
不要问我为什么要选择这样的生活。
任性。
:-)
今天,我的搭档也一如既往地接到了杀人的任务。
我不知道我搭档的刺杀对象是谁,但我知道他很快会死。当我的雇主把刺杀对戏的照片给我时,我毫不犹豫地叫来了我的搭档。
长得比我还漂亮的男人,必须死。
但是万万没想到,我的搭档居然不干了。这个眼里只有大吉和金条的家伙指着手机里他偷拍来的刺杀对象的照片,大声和我宣布:
“我单方面和他陷入恋爱了!”
我一脸冷漠,这个生命里只有“kirakira”的家伙居然陷入了恋爱,还不是和金子或者镜子之类的会反光的东西,这件事在各种意义上震惊了我。
我的搭档把他偷拍来的照片放在我鼻尖前,不得不承认他的拍照技术比雇主的要好很多。照片里的刺杀对象长得又细又嫩,既好看又可爱,诱人的不得了。
于是我犹豫了,我动摇了,我叛变了……
第二天,我躲在高档小区的转角,脚下踩着一层被打晕的小区保安,偷偷看我的搭档去按暗杀对象家的门铃。
“早上好!我是明星昴流,请问你需不需要保……”
“不要,谢谢,再见。”
我的搭档被关在了门外。
我跳下保安堆,走出转角,拍了拍低落的搭档的肩。
“Plan A 既然失败了,那么我们就换Plan B 吧。”
“Plan B 是什么,小杏?”
我露出一个高深莫测的微笑。
“强上吧。”

评论(6)

热度(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