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S#昴北创友#所谓的修罗场

所谓的大四角修罗。
磨磨蹭蹭好歹是码出来了,脑洞源微博。
ooc严重,cp向我也不知道。
带了点教师组。
介于文章背景和作者个人喜欢,称呼有捏造。
情节严重啰嗦,慎点。





      年轻的公爵举办了一场盛大的宴会,为了庆祝自己与爱人相识的纪念日。一边惊叹于这向来懒散的公爵大人居然对爱人如此上心,聪明的贵族们同时也企图借机在这场宴会的两位主人,宫廷教师佐贺美阵公爵和门章臣伯爵面前,好好表现一番。
      这些贵族们在心里打着他们的小算盘:伯爵大人向来注重仪表与礼节,公爵大人又是皇城里最具盛名的舞者,只要在宴会时着装得体,行为举止大方有礼,再在宴会后的舞会上拔得头筹,不愁得不到两位大人的关注。
      然而他们的算盘最终还是落了空。宴会上,这两位根本没有时间分出心来关注其他人——王子殿下的突然到访吸引了他们全部的注意力。
      从马车上走下的王子殿下,挽着身边女伴的手,搁着人群向宴会的主人点头致意。而宴会的主人,也就是他的两位老师,在看见他的身影后,礼貌地拨开挡在他们面前的其他人,上前和王子殿下攀谈起来。
      以上,就是贵族们所看见的场面。当然现实并没有这样美好,用贵族们听不见的音量交谈着的三位焦点人物说的话和贵族们想象地完全是天差地别。
     “啊……北斗你来了啊。啧真麻烦,你我就不招待了,自己看着玩玩吧啊。”
     “佐贺美!你给我站好了!不要往地上滑!抱歉冰鹰,这家伙一向这么不像话。”
     “没关系……”
      门章臣恶狠狠掐着佐贺美阵的手臂让他保持人形不要滑到地上,被掐的人疼的龇牙咧嘴,却还抽空打量了一眼冰鹰北斗身边的女伴。身材娇小的少女与其说挽,不如说是在抱着北斗的手臂更为妥当。低头的姿势刘海挡住了她的脸,裙子下露出的一截小腿似乎还在打颤。
      越看越觉得眼熟。佐贺美阵居高临下凝视着少女浅咖色的发顶,一个猜想在他脑内成型:“真白友也?”
    “少女”浑身一抖,幅度极小的点了下头。
      门章臣先看看北斗,再看看友也,又看看北斗,再看看友也,半晌才从牙缝挤出来一句话:“要是在场的这些贵族知道,王子殿下挽着的女伴是他的表弟,男扮女装的亲王真白友也,王室的面子还要不要了?”
     “非常抱歉,但是门老师,除了友也,我找不到别的人来当我的女伴。”
      北斗一下下拍着友也的手背让他放松。门章臣本想问他难道就没有亲近的女孩子可以一同前来,转念一想还真没有,只能叹口气恶狠狠瞪这两个孩子一眼。
      知道门章臣这关过去了,北斗和友也都松了口气。至于佐贺美阵,男扮女装参加宴会的先例就是他开的,根本不用在意这个人。
    “那么老师,我和友也先……”
     “佐小美,门老师!晚上好呀。”
      聚集在一起的贵族们发出一阵急促的惊呼,又一个大人物加入了这场对话:将军之子明星昴流带着一个蓝发少年踏入了会场。
      待贵族们看清昴流身边的蓝发少年,还未完全消散的呼声再次响起,还有越来越响的趋势:“明星大人身边那个,是最近来访的邻国王子吧?”
    “天呐,他好美……”
    “站在明星大人身边好般配啊……”
    “诶?难道联姻的传言是真的吗。”
      像是听见了这样的窃窃私语,蓝发少年转身对着贵族们露出一个温和的笑容。
      惊呼声第三次响起,昴流也看向贵族们的方向:“紫之之,他们在干什么?”
    “不知道,但是大家好像情绪都很高涨的样子呢。”紫之创笑得很开心,“真是太好了。”
    “总之大家都开开心心的就好啦。”
      他们俩相视而笑,气氛融洽的像四月的暖风,而不远处的北斗和友也那边,气氛却突然像跌入了冰点。
      友也的瞳孔在看见创的那一霎那放大,过了许久才慢慢恢复常态。他回神后发现佐贺美阵正用玩味的表情盯着他,带有调侃意味的视线让他心中发慌,手紧紧抓住身边他最信赖的北斗的袖口。
      感受到友也的动作,北斗握住他的手。他收回望向昴流的视线,勉强挤出一个笑脸:“那么佐贺美老师,门老师,我也友也先走了。”
      说完,他也不给两位师长反应的时间,带着友也转身就要走。
      偏偏有人不如他的愿,昴流拉着创的手挡在了他和友也的面前:“晚上好呀小北。”
      友也瞬间感到北斗拉着他的手指收紧了,极大的力道甚至让他感到了疼痛。但他此刻无法出声提醒北斗,甚至不敢做些什么小动作生怕引起别人的注意,尤其是昴流身侧的创的注意。
      友也抬头看了一眼北斗,祈祷北斗能尽快带自己离开挡在面前的两个人。他看见北斗眉头微皱,抿着唇非常烦躁的样子,觉得似乎看见了离开的希望。
      参加宴会的贵族们还看着这边议论纷纷,北斗就算心情再怎么恶劣也不能大众发作。他深吸一口气,扯起嘴角挤出一张僵硬的笑脸:“晚上好……明星大人。”
      这个称呼通常代表北斗生气了。
      见气氛不对,佐贺美阵当机立断,拉着门章臣就溜了。少了两位长辈,北斗身上不耐烦的意向越发明显。不知出于什么原因,辞行前,他特意先向创问了好:“晚上好,紫之。我还有些事,先失陪了。”
      说完,他松开友也的手搂住他的腰,让这孩子既是激动又是紧张地红了脸,然后微微仰起头借着一厘米的身高差和高跟靴子叠加出的优势居高临下俯视昴流:“招待紫之殿下的事,就麻烦你了。”
      被搂在怀里的友也拉着北斗的衣襟,略带同情的悄悄看了昴流一眼。
      明星大人的脸色……实在是太吓人了。
      这个可怜孩子吓得一抖,迅速缩回北斗怀里,却又感到有一股带着温度的视线紧紧粘在他身上。不是很厚的裙子像是被那目光烧穿,下半身凉飕飕的感觉让他胆战心惊,不由又往北斗怀里钻。
      还好这样的煎熬就快结束了,友也不由得庆幸。
     “冰鹰殿下!麻烦您,请您稍等一下!”
      这叫什么来着?祸不单行。
      创拦住了企图离开的北斗,但目光却 并没有锁定北斗。友也只觉得盯着自己的目光越发直接,接下来就听见创的声音在他极近的地方响起:“冰鹰殿下,可以让我看一下您的女伴吗?”
     “紫之之?”
      创大大的眼睛被他瞪得更显明亮,难得强硬的样子看上去反而像被欺负了。昴流担忧地拉住他的手,温暖的触感让他稍稍冷静下来。意识到自己的失态,他脸上泛出点点红晕。北斗面无表情地上下打量他,身为兄长的直觉让他下意识护住了怀里的表弟,看着昴流和创握着的手也不知道是为谁皱眉:“抱歉,我的女伴……比较腼腆,她对这种场合还不是很习惯。”
      友也缩在北斗怀里,配合地大力点头。身边昴流和创都看着他,男扮女装被发现的可能性让他几乎要晕厥。
      北斗也想到了这点,创和友也关系很好他是知道的。
      现在唯一处在状况外的就是昴流,他看着友也只觉得越看越熟悉,却怎么都想不起来北斗认识的女孩子中有哪个是留着长长的浅咖色卷发的。这边他还在苦思冥想,创倒是先调整好了心情,用类似于恳求的语气和北斗商量:“冰鹰殿下,我不会冒犯您的女伴的,拜托您请让我看一眼这位小姐的正脸,我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想确认。”
      他说着往前走了一步,友也心中警铃大作。他挣扎着往北斗身后躲,一边掐着嗓子和北斗说:“北斗哥哥,不要,求你了。”
      毕竟是还没到变声期的少年音,友也此刻掐着嗓子装女性还是比较成功的。昴流从刚才他被北斗揽在怀里时就开始不悦,此刻听见那声甜甜的“北斗哥哥”,不满的情绪终于爆发。他面带微笑地拉住北斗的手,企图把北斗从友也身前拉开:“没关系的啦,这位小姐你不用怕,创是好人,不会做出格的事的。”
      他大力的拉扯让北斗的脚步移动了半分,躲在北斗影子里的友也感到宴会的灯光打在了他右侧脸颊上。他抬手想挡住自己的脸,视线却先和创的碰撞在了一起。
     “不要!”
      突然响起的尖叫声引来大片目光。北斗瞬间甩开昴流的手,脱下外套盖在友也头上。被甩开的昴流还什么都没来得及说,创已经抢先一步站到友也面前:“没事吧!友……”
     “啪!”
      宴会大厅的灯光一齐熄灭,接二连三的状况使得到处都是窃窃私语。贵族们还没研究出到底发生了什么,一束光突然打在宴会厅正北面高起的小舞台上。
     “喂喂,听得见吗——”
     “佐贺美,别闹了!”
     “啊,好的好的。”
      舞台上,佐贺美阵极其简短的做了陈词,就宣布宴会后的舞会开始了。门章臣对他的不着调表现出了极大的不满,拿了话筒补充的话才说了个开头就被佐贺美阵拉去舞台跳舞去了。贵族们被这一对的互动逗的笑声连连,先前引起他们注意的那一个小角落也很快被遗忘在了脑后。
      为了营造范围,宴会厅的灯光被刻意调暗了。不是面对面就连人脸都看不清的环境里,一个娇小的身影闪出宴会厅的大门,也自然难以被人注意。
     “等等!”北斗跟着那道人影跑向门口,但创比他更快。蓝发的少年两下踢掉碍事的高跟鞋子,光着脚随着那身影消失在门口。
      舞曲已经奏响,整个宴会大厅变成了巨大的舞池。贵族们踏着舞步挡在北斗去往门口的路,一片昏暗中人影晃动,姿态如同鬼魂。不知是谁走过他身边,肩膀被狠狠撞了一下,北斗脚步虚浮,膝盖直直地往地面砸去。
     “小北……小北,小北!”
      昴流的声音逐渐清晰起来,北斗回神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去找真白友也的身影。
     “友也……”
     “没事的,紫之之去找他了。”
     “明星?”
      这人总算是彻底清醒了,昴流扶着北斗的肩松了口气。他小心翼翼地凑到北斗面前,温热的手掌贴在北斗脸上:“小北你还好吗?”
     “我没事。”
      北斗拨开昴流的手,用自己冰凉的双手捂住脸:“这里太闷了……”
     “那我们去露台!”
     “啊……喂明星,别扯我衣服!”
      就这么一路拉拉扯扯地到了露台,初春的晚风不止一点的凉,吹久了还有点头疼。昴流随意地斜靠在露台的栏杆上看天,北斗端端正正地站在他面前。
      半天也不见昴流说话,北斗吹了一会冷风,实在无奈,还是先开了口:“明星,你叫我来就只是来看天的吗?”
      没有回答。
      北斗耐着性子又问了一次,得到的回复还是沉默。这让他有点生气,接着才想起来他和明星现在应该还处在吵架后的冷战中,他刚才主动和昴流说话就像是承认这次吵架是他错了一样。
      于是北斗就彻底怒了,还有一点委屈。最初是因为什么原因吵起来的他早就不记得了,他相信昴流也不记得。但那不重要,既然现在他已经认输了,昴流就不应该还给他摆脸色。
      处在愤怒状态下的北斗恶狠狠地瞪了昴流一眼,孩子气的转走往宴会厅走,并且用力把高跟靴的跟在地上砸出清脆的声响。一但回到宴会厅他就要变回那个高贵优雅还带着一点傲气的王子殿下,心里在这么不满也只能在此刻在昴流面前简单的发泄。
     “小北,你今天为什么要来?”
      大概是看他要走了,昴流还是最终发出了一点声音。
      北斗迅速转头用看傻子的眼神看了昴流一眼,然后解释:“佐贺美老师和门老师都教了我很多,他们现在能这么幸福,我应该亲自送上祝福。”
      其实北斗很想反问他,你又为什么出现在这里,不过性格使然,他不会问出来。
    “那小北,你为什么要让友也……穿女装?”
      这是个很关键的问题,昴流一边问一遍小心地观察北斗的脸色,他们俩已经冷战了整整两天加一个晚上,昴流觉得再不结束他就要疯掉了。
     “……说的。”
     “什么?”
     “我说,不是你说的吗!”
     “哈?和我有什么关系啊?”
      昴流一脸的莫名其妙。北斗剜了他一眼,口气不善:“那天你走之前,说我这辈子找不到女伴一起出席宴会。”
      他这么说昴流立刻就想起来了,然后忍不住笑了起来。他那天不过是一时气话,没想到这个家伙居然那么在意。
     “所以说啊,今天小北身边的女伴是男扮女装的友也,就是说……”
      就是说北斗真的,真的找不到和他一起出席晚宴的女伴。
     “闭嘴呆瓜。”
      气急败坏的王子殿下任眼前的伙伴笑了半天,才想起来应该自己还有话要问。他好不容易打断昴流毫不留情的大笑,问:“你不是……不对,你怎么带着紫之创来了?”
     “紫之之?”昴流愣了一下,“他不是我带来的啊,我只是正好和紫之之在门口遇到而已。”
     “这么巧?”惊讶的口气,没有了之前因为吃醋而染上的诡异感。
     “是啊,真的是很巧呢。”
      创向平时一样笑眯眯的,拉着不那么紧张的友也走向佐贺美阵的庄园的大门:“明星大人觉得让我一个人进来会显得招待不周,所以就和我一起进来了。”
     “唔……”友也跟在创身边,心里悄悄感叹着这位明星大人真是受到北斗哥哥不小的影响,一抬头就发现自己腹议的两位主角就站在不远处,门口的马车边。
     “对了,友也,需要我送你回去吗?”
     “啊,不用了,我和北斗哥哥一起走就好。”
      婉拒创的好意,友也小步跑到北斗身边。北斗正好和昴流聊完,冲他摆了摆手示意可以回去了。
      友也还穿着厚重的裙装,行动不便。北斗只能先自己爬上马车,再拉着友也的手臂,揽着他的腰把他扶上来。
      友也爬到一半,突然感觉有人从他背后托了他一把,吓得差点摔下去。
      站稳之后他转头,创站在马车下冲他笑。边上北斗端着王子的架子表达了一下招待不周的歉意,特别外交。
      对他这种态度创倒是没有介意,等该客套的都客套完了,他才看着友也,说出他真正要说的那句话。
     “北斗殿下,我不是故意戳穿友也的身份的,真的很对不起!我会对友也负责,和友也结婚的!”
      好不容易爬上马车的友也脚下一滑,又摔了下去

评论(5)

热度(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