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S#英纺#咖啡与保健室

@千叶蒲扇 基蒂妹子交换明信片的产物,非常感谢愿意让我用点文来换明信片!妹子的明信片好看!超……级好看!好看到让人哭泣!
作为交换的英纺糖,其实是很早就想写的梗了。可能不是特别甜,但是吃了绝对不伤嘴!
请安心食用。







天祥院英智踏上通往三年级的最后一级台阶,一股廉价速溶咖啡的气味扑面而来。这种味道对于喝惯了上等红茶的小少爷而言算不上友好,于是他不得不停下脚步收拾好自己脸上不满的表情,才继续往前走。
最近学校里的梦幻祭很频繁,经常可以看见缺少睡眠的学生在吹着冷风的窗口喝咖啡提神。转过拐角,英智果然看见一个人影立在走廊尽头的窗边,手中捏着的圆形罐子想必是装着咖啡的。
走近了才发现居然是熟人。青葉つむぎ用一根黑色的皮筋绑住稍长的卷发,笨重的黑框眼镜被挂在胸口的小口袋上。听见脚步声,他转头,眯起眼笑着和英智打招呼:“早安,英智。”
“早呀,つむぎ。”窗开着,冷风吹得英智后退一小步。青葉贴心地关上窗,问:“英智怎么来的那么早?”
“因为睡不着了。つむぎ呢?不会是一整晚都没有回去吧?”
英智原本只是想和青葉开个玩笑,没想到真的说中了。青葉瞪圆了眼睛,语气满是惊叹:“好厉害,英智是怎么看出来的?”
其实并没有看出来啊……这句话英智不打算说出口。他竖起食指抵在唇上,故作神秘,说:“这是秘密哦。”
青葉笑笑,没有继续追问下去。
头发被绑在脑后,又脱下了眼镜,此刻的青葉看起来格外清爽。他还没有系上领带,从敞开的校服领口可以看见大片胸口和肩上的皮肤。
“对了,”英智看着他常年不见光而格外白皙的肩,突然发问:“一晚都在学校里,つむぎ难道没有洗澡吗?”
正在喝咖啡的青葉被呛了一下,放下易拉罐露出写满无奈的脸:“英智……你不会不知道学校的休息室里是有浴室的吧。”
“我当然知道呀。”英智笑了,他很喜欢青葉现在的表情。青葉见他笑了,自己也跟着笑起来。笑了一会,他一口饮尽咖啡,散开头发又戴上笨重的眼镜,和英智道别:“抱歉英智,我还有训练,先走啦。”
“嗯,再见。”英智站在窗边,看着青葉小跑转过拐角,下楼去训练室。



人作死,就会死。
把头重重地砸在桌子上,青葉つむぎ脑中突然闪过这样一句话。
梦之咲优胜劣汰的生存法则注定了没有哪个老师会为了叫醒某个睡着的学生而停下自己的讲课,一旦在上课时不小心睡了过去,醒来后将要面对的就会是一个完全听不懂的新世界。青葉知道此刻自己应该抬起头,就算不记笔记也至少该看一眼黑板上的板书。但作死地强迫自己训练了整整一个通宵的他头痛得几乎要爆炸,勉强维持精神保持清醒已经是此刻的极限。
早上喝下去的咖啡到下午就完全没用了,青葉被倦意和理智折磨的想哭。反正现在这个状态也听不进课,他自暴自弃地想,还不如睡一觉休息一下。
这么想之后,他很快就睡了过去——如果没有突然听见天祥院英智的声音的话。
“老师,很抱歉打断您。我需要找一个人。对,就是现在。”
要不然怎么说人的潜能是无限的呢?青葉在听见英智声音的瞬间就抬起了头。即使没有戴眼镜,他也能感受到,门口的英智面对着老师说话,眼神却看向了自己的方向。
戴上眼镜之后更能确定了。“つむぎ,麻烦出来一下。”
青葉迷迷糊糊地应了一声,又迷迷糊糊地跟着英智走出教室。途中,他好像听见班里的同学在小声议论着他,和英智,就像一年前那样。
“那个,英智突然把我叫出来,是出什么事了吗?”
“没有,只是需要つむぎ帮忙而已。”
英智在保健室的门口停下脚步。
纯白色的门让青葉感到不安,他打量着英智,生怕从身侧的人身上找出任何一点小伤口。
显然,即使有人受伤,那个人也不是英智。象征性地敲了敲门,英智推开门,拉着青葉走向床边:“躺下吧,つむぎ”
“诶?”青葉不解,但还是照做了。待他在床上躺好,英智也脱下鞋在他身旁躺下。
保健室的小床即使睡的是两个偏瘦的三年级男生,也是比较挤的。被英智扳着肩搂在怀里,青葉对于发生了什么还不是很明白。他看着身侧的英智,最后决定直接问:“英智,所以这是要我帮什么忙?”
“帮忙做我的抱枕,つむぎ不会拒绝的对吧?”
当然不会拒绝,青葉想。需要抱枕的那个人把呼吸喷洒在他耳边,听上去并不像是将要睡着的那样缓慢而绵长。反而是身为抱枕的他,不知到底是被什么诱惑了,大脑越发昏沉,最后堕入一片浑沌。
“谢谢……”几乎陷入沉睡的青葉,不知道自己到底有没有把这句心照不宣的感谢说出口。

评论(7)

热度(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