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s#朔间兄弟

毋庸置疑,朔间凛月讨厌他的兄长朔间零,讨厌到恨不得他去死的程度。
真的吗?

“凛月,你怎么还穿着秋季校服?已经快冬天了,穿这么少感冒了就麻烦了……”
“啊……真绪是我的妈妈吗,这么啰嗦……”
趴在桌上的人话刚说完,一个喷嚏就不合时宜地打了出来。
衣更真绪别开脸忍住大笑的冲动,抬手敲了敲朔间凛月的额头:“总之,明天给我穿冬季校服,不然我就不来背你上课了。”
这句威胁当然没什么作用,凛月知道他的竹马狠不下那个心抛下他。但回到家,看着衣橱里几件孤零零的衣服,他还是拿出了冬装校服。
没办法,天太冷。
穿一件衬衫,再套上厚厚的外套,打开家门的瞬间,凛月被扑面而来的冷风吹得一哆嗦。
“阿嚏……怎么,一下子这么冷……”
他毫不犹豫地关上了门,回到自己的房间猛地拉开衣橱。
然后他犹豫了。
衣橱里那几件少的可怜的衣服中,一件灰色的针织衫挂在最显眼的位置。
这件衣服,凛月在衣橱里挂了很久,却从未穿过。他伸手拂过衣服正面的花纹,手下柔软的触感让他忍不住抓起衣领,贴在自己脸上蹭了蹭。
任何人看见这一幕,都不难发现,朔间凛月很中意这件普通的针织衫。
就算这曾经是朔间零的衣服。
其实不必骗自己。凛月很清楚,自己喜欢这件衣服,最初的原因,也不过因为这是朔间零的衣服。
穿吗?脑海里有一个声音问。
当然穿了。另一个声音回答。
还记得吗,这可是你缠着你的哥哥要来的啊。

—————————————————————————

我一直觉得,栗子校服里那件针织衫和老零校服里那件外套其实是一套的。

评论(3)

热度(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