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1是自己摸的Q版卢克鱼,p2是脑内妄想的短发版卢克。
我只是个写手你不能对我的画画水平要求太高OTZ

————————————————————————

虽然画了短发但是在缪泽这篇里卢克还是长发啊别误会了!
这章没梅笛什么戏份,大概是……婆婆和儿媳的对手戏?「闭嘴啦你!」
能接受的话往下拉吧↓












弗雷西安皇室城堡的清晨难得安静。闹腾了半宿,凌晨才睡下的梅迪还陷在梦中。卢克躺在床上,听着身边轻微的呼吸声,大脑一片空白。
如果特洛伊美亚的公主还在,看见这一幕,她一定会会心一笑,一边为他们关上门,一边在心里祝福他们。
此刻的床上,梅迪凭着比卢克高一点的身高,把他像抱枕一样抱在怀里。这个角度,卢克只要稍稍抬头,就可以看见梅迪皱着的眉和眼下一层淡青色的黑眼圈。
一想到这层黑眼圈是可能是为了自己忙出来的,卢克就感到一阵深深的自责。他伸出一根手指轻点住梅迪的眼角,顺着眼眶下的黑眼圈来回摩挲。
就在他的指腹抵上梅迪皮肤的刹那,他突然感到心脏一阵剧烈跳动。
他有些疑惑,不过这也不是什么大事。正巧有女仆在轻声敲门,他小心地挣脱出梅迪的怀抱,确认没有把人吵醒之后,套上外衣离开了房间。

“卢克殿下的体质很好,身上其他的小伤口大都已经结疤开始脱落了。但是背后这道刀伤实在太长,而且位置也很危险,再偏一点就会伤到脊椎,用药需要极端谨慎。虽然现在已经开始结疤了,不过要它完全愈合……至少还要一个月多。”
弗雷西安的皇宫医生还在收拾给卢克涂药的瓶瓶罐罐去,立即有女仆走过来扶他起身。他伸手摸了摸背后厚厚的一层纱布,低下头垂下了眼帘。
国王和王后也在他此刻上药的房间里。见他一脸悲怆,王后上前拍了拍他的肩:“别那么悲伤,卢克殿下。我们已经决定出兵帮助缪泽解决这次的政变,一起都会好起来的。”
“谢谢您,王后殿下。”卢克尽力扯起嘴角,让自己看起来不那么悲伤,“我没事的,只是……有一点担心我的弟弟。”
王后在卢克身边坐下,和站在门口的国王交换了一个眼神。国王会意,带着女仆和宫廷医生悄悄离开了这个房间。
“卢克殿下,请抬起头,看着我的眼睛。”
王后笑眯眯地望着卢克,那种作为母亲的人独有的慈爱表情给了卢克一种熟悉的感觉。她的手覆上卢克的,像安慰哭泣的孩子那样一下下拍着他的手背。
“虽然这么问有点冒昧,但是请问,卢克殿下有继承王位的打算吗?”
“这个……事实上,没有。”
“那么,卢克殿下相信您的弟弟能成为一位优秀的君主吗?”
“当然了。我的弟弟他,确实有这份才能。”
“既然你相信他会成为一位优秀的君主,那么也应该相信,他有能力应对眼前的状况。这一次的叛乱不过是他成王之路上一块小小的绊脚石,不论如何都不会影响最终的结局。”
王后的话像一把剑,劈开了一直以来遮在卢克眼前的黑布。重见光明的刹那,他依稀看见了自己的弟弟,头戴皇冠,站在缪泽皇宫最高的高塔顶端。
“王后殿下……谢谢。”卢克终于露出了一个发自内心的笑容。王后松开握着他的手,舒了口气道:“不用道谢,卢克殿下。我想任何一个见过卢克殿下先前那样苦涩的笑容的人,都会忍不住这样做的。”
“是,是吗……”
卢克觉得脸上有些发热。一想到自己居然在算是长辈的人面前露出了让人难受的表情,他就羞愧地想找条缝钻进去。
“说起来,王后殿下昨天晚上的样子和今天差了很多呢。”
他急着扯开话题。王后听他那么说,发出一阵笑声:“我呀,有个不知道是好还是坏的习惯。只要去过美术馆,我总会兴奋上一段时间。本来以为没什么关系,现在看来,给卢克殿下留下了不好的印象啊。”
“不,才没有那样的事。”卢克连连摆手。
王后的话让他想到了梅笛,那个一直很亢奋的艺术家。他突然觉得,自己的脸好像更热了。
“要是梅笛的话,他肯定会比王后殿下还要兴奋的。”
卢克话音刚落,王后就又笑了起来:“确实。梅笛那孩子啊,太痴迷于他自己的艺术世界了。除了他的美学,其他事情他都不怎么在乎。昨天晚上他那么生气的样子,我也是第……”
卢克的心跳越来越快,他觉得王后似乎就要说到什么很重要的部分了。但是就在这关键的时刻,一声开门的巨响打断了她的话。
“卢克!你在这里!”
“梅笛!这,急匆匆的,怎么了?”
卢克被突然破门而入的梅笛吓了一跳,一下子站了起来。梅笛冲到他面前,握着他的手上上下下大量了他好几遍,确认没有什么大碍后才呼出一口气:“你怎么又突然消失了?”
“因为梅笛还在睡,我就先出来换药了。”
卢克后退一步,抽出被梅笛握住的手。被捏的有些发红的手火辣辣地烫,卢克觉得心跳更加快了。
这是……得了什么奇怪的病吗?
他困惑地想,下次再换药的时候,让医生看看吧。

评论(3)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