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S#梦之咲的12个小时

关于ES的一些……脑洞吧。
cp多,拉郎有。
当友情向看也可以,只是些相处的日常。
非全员,有遗漏。
要开学了……为什么我的高中生活只有试卷试卷试卷,他们却有时间搞那么多大新闻呢……
唉……






6:00;操场
“阿多尼斯殿下,早安。”
“早安,飒马。”
穿着运动服的阿多尼斯殿下看上去比平时更帅气了。神崎飒马这么想着,从包里拿出便当盒递给对方。
乙狩阿多尼斯接下便当盒。即使不打开,他也能想象到其中的食物被料理成了这样美妙的外形和口感。
他把便当盒放到自己包里,在把包放到一边的长椅上,动作小心翼翼得像是在对待什么珍宝一样。飒马对他的动作有些不解,开口询问他:“阿多尼斯殿下不打开看一下吗?”
“不了。看见的话,我会忍不住想马上吃掉的。”
“阿多尼斯殿下能这样想,是对我的料理的最大肯定了!”
飒马的关注点又不知道被他放到了哪里。阿多尼斯看着,觉得有点好笑。他走过去拍了拍飒马的背:“跑步吧。”

7:00;篮球馆
气打得很足的篮球敲击在地上,发出的声音算得上是清脆悦耳。守泽千秋脸上带着笑,手腕不断上下翻动,看上去很是轻松的样子。
而面对着他的高峯翠则是完全相反的样子。汗水顺着衣领一路往下,粗重的喘息呼出了一片白雾。
两人僵持了许久,久到翠都开始走神。千秋趁着他走神的这不到三秒时间,动作干脆地带球过人,三步上篮把球扔进了球框。
翠在篮球落地的同时倒在了地上。千秋抱着球,脸色的表情在翠看来完全是一脸傻笑:“不行哦高峯,这样的体力和反应速度是不够维护正义的。”
他自说自话地帮翠做了决定:“今天放学,留下来训练吧!”
翠把脸埋在手臂里,发出一声哀嚎。并且,人生第不知道多少次地感受到了生无可恋。

7:30;学生会室
衣更真绪敲了三下门,在门口等了一秒,没有收到回音。于是他直接推门走进了学生会办公室。
出乎他意料,莲巳敬人就坐在办公室里,直直地望着他。
“副会长?啊,抱歉。我刚刚敲门没有听见回应,以为没人来着,就直接进来了。”
“没关系。”莲巳在说完这句话后又低下头看文件去了。真绪本能地觉得他似乎在生气,却也不知道他在气什么。
两人沉默地在办公室里处理公务。早课的铃声响起时,真绪正好合上最后一本文件。
“哈……今天又是时间刚刚好啊。那么副会长,我去上课了。”他把文件搬到莲巳的桌上,正要回教室上课,手腕被人一把抓住。
“副会长?”
“吃完再去。”莲巳另一只手从抽屉里拿出一个面包。

8:00;2-A教室
二年A班的教室里,每天早上,总有一张桌子上会整齐地码着一叠作业本。
北斗把理好的作业又仔细地检查了一遍,确认没有问题后抱着那叠本子恶狠狠地往明星昴流桌上放:“明星,作业。”
趴在桌上的玩手机的少年明显被吓到了。他蹦起来瞪着北斗,又被北斗一个责问的眼神看的低下头去。
“啊……抱歉啊小北,今天作业本忘记带了啦。”
北斗像早就料到般叹了口气。明星陪着笑,主动帮他抱起作业本:“为了表示我的歉意,我帮小北把作业搬到老师那里去吧!”
“真是的……明天不要再忘记了。”北斗扶了一把堆在最高处差点掉下来的作业本。

9:00;1-B教室
“叩叩叩。”
硬物撞击玻璃的声音在朱樱司的耳边响起。他疑惑地转头,窗外,一个竹编小篮子被一根细线吊着垂下,随着风一下下地撞击着玻璃窗。
趁着老师写板书的时机,他打开窗,从篮子中取出一张揉成一团的纸团。打开,写的缭乱但不潦草的字映入眼帘。
「早上好呀——」
……
「Leader请好好上课!」
司把纸条铺平,对角折好放回篮子里。
他仰头看着篮子被人一点点提上去,在将要到达三楼时突然失控向下砸去,发出“哐当”一声巨响。
同时响起的,还有三年级老师的怒吼:“月咏leo!你在干什么!”

10:00;一楼走廊
“裕~太~君~跑到哪里去了啊?”
花园空荡荡的,只有葵日向的呼喊声在回想。他等了几秒,似乎是确认了他的弟弟没有藏在花园里,又大叫着离开了。
“裕太!不要藏啦!哥哥雷达已经发现你了哦——”
日向的声音越来越轻,很快就听不见了。花园里一个草垛抖了抖,葵裕太从草垛中冒出头来:“走了吗?”
“没~有~哦~裕~~~太!哥哥找到你啦!”
被自己的哥哥从身后扑倒在草地上的同时,裕太爆发出一阵哀嚎。

11:00;天台
晾在天台上的窗帘随着风高高飘起,落下,把一个人影笼罩在其中。
被窗帘罩住的人身形小巧,扑腾了几下没有挣出来。
仁兔成鸣走上天台的时候,正好看见那扑腾着的一团。他刚想上前帮忙,就见那窗帘动了动,一个蓝色的脑袋从当中钻了出来。
“唔?是创亲啊,真厉害啊,居然自己挣扎出来了。”
“仁哥?居然被看见了这么慌乱的样子真的很抱歉!”
“不用道歉啊。”仁兔走上前帮他把窗帘晾到衣架上,“喵呜!怎么那么重!”

12:00;食堂
真白友也气喘吁吁地冲进食堂的时候,天满光已经买好了一大袋面包吃了起来。
“光!都说了不要总是只吃面包啊!”
不管说多少次都没有用,友也一脸胃疼的看着自顾自吃得开心的光。
光把面包拆开递给友也,被他嫌弃地推了回去。他拿起钱包向排队的窗口走去,边走还边嘱咐那个正欢快地吃着面包的天然:“光你慢点,等我打完饭一起吃。”
当然,等到他再回到桌边的时候,光应该已经吃完了吧。

13:00;花园
约了女孩子中午在花园见面,羽风薰拿着一瓶矿泉水晃晃悠悠地走进花园。阳光有点烈,照的他头上冒出细细的汗来。
啊……这个样子真是,被女孩子看见就不妙了啊。
抱着这样的心态,他难得搭讪了男孩子:“同学,能接我一张纸巾吗?”
被问道的男生被他吓了一跳,拍着自己的胸口到:“呀,突然被搭讪还真是吓了一跳。”
薰习惯性地解释了一句:“喂,不要误会了,我对男孩子可没有兴趣啊。”
正在拿纸巾的男生愣了一下,随即一手捂着嘴笑了起来。薰看他笑的开心,居然觉得他捂着嘴笑的样子比自己接下来要约的女孩子还好看。
“前辈的意思是对人家没兴趣吗?啊啦啊啦,当面这么说可真是过分啊。”
约会的女孩子在不远处冲薰招手。男孩子把一整包纸巾递给他,轻轻在他背后推了一把:“让女孩子等可不行哦,前辈快去吧。”
薰捏着转头看他,就见他勾着唇角淡淡的:“人家叫鸣上岚,是偶像科二年B班的,前辈约会结束之后记得把剩下的纸巾还给人家哦。”

14:00;露台
“涉夏天把头发披着不热吗?”
天祥院英智解开了校服衬衫的第一粒纽扣,领带早就不知被他扔到哪里去了。日日树涉看着这样“衣冠不整”的学生会长大人,忍不住感叹:“Amazing!英智很怕热呢,不回房间里吗?”
“难得有机会晒太阳,现在还不太想回去。”
他冲涉招了招手。涉走近,被任性的皇帝陛下轻轻拉住头发:“我帮涉把头发扎起来吧。”
涉顺从地蹲下,让英智可以很轻松地握住头发。英智的手轻轻穿过他的发间,舒服地他微微眯起眼:“真是没想到,英智连梳头都会。”
“这可是为了你特意去学的哦,我的涉。”

15:00;
一年级的教室一直都是全校最吵闹的地方。伏见弓弦躲开一个在走廊上奔跑的男孩,拎着个布包推开一年B班的门。
姬宫桃李坐在自己位置上,低着头似乎在写作业。弓弦悄悄走近,从他身后探头去看,意外地发现桃李正在画画。
短发有些杂乱,嘴角勾着笑,眼角还有颗泪痣……虽然画的不是很好,但是特征都画的很明显。
“哦呀,少爷这是在画我吗?弓弦好感动。”
桃李把笔往前一抛,“啪”地一声把画本合上了:“奴奴奴奴隶!谁允许你偷看我的画本的?”
撅着嘴的小少爷一副要骂人的样子。弓弦赶在自家少爷生气之前把手上的布包递了过去。
“今天下午的甜点有草莓蛋糕,我喂少爷吃吧。”

16:00;空手道部活动室
黑发挑染了红色的少年抬脚,大喝一声,轻松地踢断一块五毫米厚的木板。帮他举着木板的部员被惯性踢地踉跄一步,摔倒在地上。
在指导练习的鬼龙红郎瞥见这一幕,简单地布置了一下练习内容,便走过去接过那个部员的活:“南云,和我过几招吧。”
“诶!大将,可以吗?”
南云铁虎一副受宠若惊的表情。红郎“嗯”了一声,摆出了防守的姿势。
铁虎的力气确实不小,几计腿踢的红郎手臂有点发疯。他感慨着铁虎的进步,稍微分了下神,铁虎的一拳已经到了他眼前。
红郎下意识推铁虎的手腕,却没想到推了个空。铁虎腰部发力,硬是强迫自己转了个身摔在地上,原本要打到红郎脸上的拳擦着他耳边挥出。
从地上爬起来,他迅速摆了个标准的道歉姿势:“对不起大将!差点就打到你了!”

17:00;停车棚
“游君?”
濑名泉诧异地看着站在自己机车前的游木真。一直追着跑的人居然主动出现在自己面前,他的大脑有点当机。
真一根手指抓抓脸颊,讪笑了两声却没有逃开:“那个,泉前辈……”
他话还没说完,就被激动地泉扑住搂在怀里:“我不是在做梦吧,游君居然主动来找我了!”
“泉前辈!松,松手啦……要被勒死了。”
真好不容易从泉的拥抱里挣脱出来,顺了顺气开口说:“是这样的……因为作为偶像永远躲着镜头也不行,所以,想请泉前辈帮忙,再……适应被拍照什么的……”
他说得断断续续的,濑名泉听完之后就愣了。真望着他,小心翼翼地表情算是提醒了泉不要太激动。
“啧……虽然原因超烦,不过终于游君也愿意回到镜头前了吗?”
他没有用“回到模特的世界”这句话。真还没来得及多想,一个头盔被扔到他怀里。
“正好今天有摄影,游君就先从旁观开始吧。上来,我带你去片场。”
跨坐在机车上,濑名泉向游木真伸出了手。

18:00;校门口
最近的天黑的越来越早了。朔间凛月捂着嘴打了个呵欠,斜靠在大门口写着学校名字的柱子上,昏昏欲睡。
“为什么不能天黑了就是晚上呢。就算现在是傍晚还是好困,啊……”
虽然这么说,他却没有回家。拿出手机看了看时间,凛月决定在等一分钟,朔间零再不出现他就再也不等他了。
对,一向视自己兄长如蛇蝎的朔间凛月,今天居然特意放学后留下,只为了等他一起回家。
就算是向来高深莫测的朔间零,看见在校门口的凛月时,也整个人都懵住了。
不过他毕竟是朔间零,很快就调整过来,高喊着凛月的名字扑了上去。
再次让他万分惊讶的事情出现了。凛月不紧没有躲,还伸手环住了他的肩。
“混蛋兄长,我饿了,走不动,背我去买蛋糕吃。”
对,只是因为自己钱没带够才会等他那么久的。凛月给自己找了个完美的借口。
才不是今天早上听见他在咳嗽所以担心了。
背着他的朔间零不知道自己的弟弟内心想了那么多。他双手托着凛月,只觉得自己的弟弟似乎变轻了。
“凛月想吃什么蛋糕?不如把每一种都买一块吧?”
“笨蛋兄长,这样怎么可能吃得下啊。”

评论(16)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