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百#腐向#矿山夜谈

点文。
吉柯x托托利,短短短。
这算是童话风吗?好像太小清新了点……
手机艾特不了……
我最近写的东西都有点迷啊……
吉柯我不熟,所以ooc的很理直气壮。
能接受的话往下拉吧↓





若要让人赞扬宝石之国的矿山,那无疑就是一个字:美。
这种美,无法用语言形容。哪怕是词藻再华丽,语句再唯美的游吟诗人,在这种自然的美景前,也只能同刚学会说话的孩子那般赞叹一句:
“真美。”

“啊?吉柯你说什么?”
托托利从一尺长的草丛中抬起头,系在脑边的一缕长发还垂在地上。他正侧躺在草丛里,修长的身形被翠绿的青草遮住,脸上还有草屑粘着。
此刻是深夜,也是夏夜。蝉鸣声在吉柯的耳边回荡,却不显得吵。他靠在露出的矿石上,入眼尽是未开发过的矿山上裸露的,泛着柔和暖光的宝石。
当然,这些宝石之中最耀眼最迷人的那颗,当属来自特利安鲁的那颗绿宝石,那名为托托利的珍宝。

十年前,梅吉斯迪亚的王子和特利安鲁王子向全大陆宣布了他们的爱情。对这对恋人而言,他们的公开迎来的不是祝福,而是铺天盖地的恶意。
有将近一年的时间,他们连王宫的大门都不能踏出一步。
纵然被世人唾弃,纵然被天地所不容,只要有彼此,这份爱就有意义。
抱着这样的信念,他们熬过了最艰苦的那段时间。
放弃了王位继承权,两人用自己多年的存款买下了两国交接处的一座矿山,极度任性地过起了隐居生活。

“没什么。”吉柯收回锁定在托托利身上的目光。他轻轻拭去托托利脸上的草屑,顺手捏了一把那光滑的脸颊。
托托利被他这么一捏,不知为何居然笑起来了。吉柯用疑惑地目光向他询问,他只摇摇头,又躺下身说起别的事:“今天下午你出去的时候,迪加他们来了。”
托托利叨叨嘘嘘地说起下午发生的事。吉柯本不是寡言的人,但每当托托利开口,他总是更愿意安静地做个听众。
“迪加比以前沉稳多了,不过和塞伊里德一起的时候还是那么闹腾。”托托利扳着手指把趣事一件件说给吉柯听:“阿尔马利和托尔马利吵着要看即兴表演。真是的,我哪里还演的动啊……”
“不过你还是做给他们看了,对吗?”吉柯勾起唇角,托托利这种藏在孩子气下的温柔他向来是最喜欢的。
他向来最喜欢的那个人冲他眨了眨眼,用近乎撒娇的语气对他说话:“我好累啊。吉柯,我们今晚就在山上休息吧?”
和托托利一起生活了那么久,吉柯也受他影响变得任性起来。他把随身带着的佩剑摘下小心地放在一边,仰面躺倒在托托利身边。
“当心着凉。”
说完,他一脸正气地把托托利搂到自己怀里。托托利把脸埋在他胸口,肩一颤一颤地笑起来。
他总是因为千奇百怪的事情而发笑,偏偏自己乐完了又不肯解释。吉柯叹了口气,突然就想捉弄一下这个只顾着自己开心的人。于是他说:“我们还是回去吧。”
还在笑着的人瞬间愣住了。吉柯有点得意,下一秒,他就被托托利反身压在身下。
“睡觉睡觉。”托托利拍拍吉柯头顶的发。
两人对视,突然一起笑了出来。托托利从吉柯身上滚到草地上,张开双臂,长长地呼出一口气。
吉柯扭着头看他。长长的草挡住了他的视线,昏暗的天色下他只能依稀看见一个模糊的轮廓。他不知道托托利是不是也回望着他,还是抬头看着天。
一只手拨开草丛,准确的伸到他面前,捂住了他的眼睛。
“真的该睡了哦吉柯。”
“好,好。”
他握住托托利的手,在蝉鸣声中睡去。
——————————————————————————
梦百已经A掉了,再写起来还是很怀念啊……
梅卢那篇我大纲已经列好了!不过更新什么的……开学再说啊哈哈……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不介意的话点一下小篮手推荐一下吧。

评论(6)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