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百梅卢#缪泽

我……我开长篇了!「奔溃大哭」
一个懒癌为何要开长篇……OTZ「还记得荣耀高校吗」
一时脑抽的产物,没有任何保证。
cp梅迪x卢克,张嘴吃我安利!
画风清奇,文笔魔性,ooc严重。
可以接受的话往下啦吧。↓


救命……
「快跑!」
「兄长!快跑啊!」
「他在那里!追!」
不,不要……
「我看见他了!」
别过来……
「兄长,一定要活下去。」
跑不动了……
「你已经逃不掉了!乖乖地去陪你的家人吧!」
家人……
父王,母后,弟弟……
把他们……
还给我!
把我的国家还给我!
“既然敢做这样的事情,你们——”
“一定已经做好死的准备了吧。”


    “啾啾!啾——”
     窗外,不知名的鸟一声声叫着,混合着夏日温度的阳光透过窗帘的缝隙洒在床上。“唔……”趴在床上的银发青年呻吟着,睁开了眼。

    卢克打量着眼前的房间。一张干净书桌,一个大的不像话的衣柜,一人高的全身镜和自己身下的这张床。设施虽然简单,但做工和用料都是一等,不像是平民百姓用的起的。
    自己这是……被捉回来了?
    用力爬起身,背上传来一整撕裂般的疼痛,想必是背后的伤口裂开了。咬牙忍住已经到嘴边的叫声,卢克掀开身上厚重的被子,下床向门口走去。
    一直信任的亲信叛变,父母在睡梦中被杀死。弟弟和自己在侍卫的掩护下偷偷逃了出来,没想到还是被发现了。现下两人走散,自己又被抓了回来,处境是绝对的不妙。
    抓自己回来却不杀,甚至连绑都没有绑,觉得自己被小看的卢克在心里冷哼一声,扶着墙走到了门边。
    血顺着小腿流下,身上的伤口一个接一个的裂开,痛到没有知觉。扶着门把手喘了几口气,卢克压下心里的恐惧,按下了把手。
   
    “咚——”“啊!嘶——”

    被突然推门进来的小宫女撞倒在地,卢克咬在齿间的痛呼终于溢了出来。背后像是被一把大刀重重地砍到脊柱里,力气和意识都顺着血液流出体外,痛得他晕了过去。
    “抱歉抱歉!啊——!”小宫女站在门口,看着倒在血泊中的卢克不知所措地尖叫起来。附近的侍卫被她的叫声引来,看见卢克皆是一愣,然后很快反应过来,伸手想抱起他。
    就在侍卫的手指触碰到卢克手腕的瞬间,躺在地上闭着眼,晕死过去的青年睁开了琥珀色的眼睛。

    卢克不知道自己哪里来的力气,反手掐住侍卫的手腕,借着对方拉他的力气站起身,抬起另一只手以手为刃劈在对方后颈处。
    踉跄着后退直到后背抵上冰冷的墙面,借着墙的支持勉强站住身子。无暇顾及伤口靠在墙上又会伤成什么样,卢克一手从昏迷的侍卫腋下架起他,一手勒住他的脖子,勉强和团团围住他的侍卫谈判:“放我出去。”
    “这……您先……”侍卫们面面相觑。沉默地对峙了半晌,一个侍卫长模样的人向前走了一步,企图和卢克谈判。“别过来!”卢克勒紧了手臂,他现在就像一只受到惊吓的猫,全身的毛都炸开了,对方任何微小的动作都会吓到他,让他挥着带刺的爪子扑上去。
    又一次陷入的僵局,卢克觉得自己的情况越来越糟。双眼所见的画面开始旋转,失血过多使他的意识变得模糊不清。他很想甩甩头让自己清醒一点,却不敢有任何暴露自己状况的动作。
    “卢克~你终于醒……你在干什么!”打破僵局的是一个卢克很熟悉的声音。梅迪冲进房间,看到卢克的样子明显被吓了一跳。然后他露出了十分生气的表情,推开身边的侍卫冲到卢克面前,打横抱起卢克。
    震惊,疑惑,安心……看见梅迪的同时,无数种感情混合着涌上。他松开了勒住那个可怜侍卫的手,放松下来的一瞬间,在梅迪怀里晕了过去。

评论(9)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