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疯狂

工会道具之泉里过托托利说过自己小时候像迪加一样不太听话。
于是参考了这个,设定了三个人是熊孩子。
托托利19,吉柯17,基斯16。
脑洞感谢安幕,手机就不艾特了。拖延症晚期是我的锅……
严重烂尾,严重烂尾,严重烂尾!!!
清明大概会再修改。
照例画风清奇,文笔魔性,ooc严重。
可以接受的话往下啦吧。↓



    灯光闪烁的宫殿大厅,交错碰撞的酒杯和带着虚伪假面的一张张笑脸,基斯木着脸数着让他感到不舒服的事情。作为这场宴会的主角,正在举行成人礼的他就算想放纵一下自己也没有离开的理由。这点认知让他感到很不满意。转头看向四周,发现暂时没有人在看着自己后,基斯毫不犹豫地迈开腿,跑。
   
    没有理由就不要理由,直接跑路。

    丝毫不觉得自己的做法有多任性,逃出宴会的基斯惬意地躺在床上,享受着他成人礼结束前的最后一晚。不需要什么热闹的宴会,安安静静地一个人呆着就很好。他想。

    但是能一个人安安静静呆着才怪!
    起身拉开窗帘,窗户外托托利正用拳头恶狠狠地敲着他的窗,其力度之大让基斯都怀疑他是在砸而不是在敲。吉柯站在旁边,一手抓住窗框,一手扶着托托利的腰防止他掉下去,背上还背了个大袋子。看见他拉开窗帘,两人都是一副松了口气的样子。
    忍住直接无视这两人的冲动,基斯咬着牙打开从内部反锁的窗把他们放了进来。
    “晚上好基斯,我们来找你庆祝成人礼了。”上扬的语调透露着声音主人的愉悦。再过没几年,就不会有人想到,以沉着稳重著称的托托利竟也有那么不着调的时候。
    跟在他身后的吉柯则在费力地把一大袋东西扛进房间后,才喘着气向基斯问好。“晚,哈……晚上好……基斯。”
    “这是什么?”贴心地把几乎瘫在地上的吉柯拉起来扶到椅子上,基斯好奇地望着地上的袋子。转头看向吉柯,对方也是一脸“我不知道”。
    两人一起看向托托利,他正在基斯的柜子里翻找着什么。感受到他们的目光,头也不回道:“是酒。”
    闻言,基斯瞬间明白托托利和吉柯今夜的目的。他看着地上的一大袋酒,张嘴犹豫了一会还是什么都没说。
    “基斯,你这里不会连个酒杯都没有吧?”没有找到自己要的东西,托托利有些不满。而这时,吉柯也终于反应过来,诧异地望着托托利:“托托利,你不会是要……”
    “嗯,就是你想的那样。”坐到基斯的床上,托托利打开了袋口,露出里面装的几瓶红酒,口气甚是遗憾。“没有酒杯的话,红酒总不能直接喝吧。看来只能喝啤酒了。”说着,他从袋子里又拿出几罐啤酒。
    “我终于知道为什么这袋东西那么沉了……”吉柯嘴上抱怨着,却并没有阻止托托利的动作。基斯看他没有反对,索性放弃再做思想斗争,从书柜底下拿出一套没有用过的酒杯来。“给,酒杯我有。”
    接过酒杯,托托利从口袋里拿出一个开瓶器,旋开软木塞动作娴熟地为三人倒上酒。吉柯看着他的动作呆住了,换得托托利一个得意的笑。“这个动作我可练了好久呢。”
    “这么多瓶酒,全喝完不会醉吗?”摇晃着手里的酒杯,看着深红色的液体在杯壁上碰撞,溅起的液滴落回杯中,又击起新的涟漪,基斯终于忍不住问出了他担心的事。托托利抿了一口酒,眉间笑意更甚。“这酒是阿尔弗雷德帮我挑的,年代很久但度数却极低,不会醉的。”
    吉柯学着托托利的动作喝了一小口,眼神一下子亮了起来。“好甜……”葡萄酒特有的甜味在嘴中泛开后,未醒过的酒在口中留下一丝酸涩味,就像是在催促着人再喝下下一口。没一会,吉柯那一杯酒就见了底。
    “吉柯,红酒不能喝那么快的。”话虽这么说,托托利还是为他又倒上了一杯。边上基斯看着自己杯中的酒还在犹豫,见吉柯都已经一杯喝完,心一横闭眼灌了自己一大口。
    “咳咳……”一股甜味直冲喉咙,基斯被呛到,猛地咳了起来。“诶呀——”托托利无奈地拍着他的背为他顺气。“你们两个,还真是完全不会喝酒呢。红酒要慢慢的一口口抿才好,又不是来买醉的,边聊边喝啊。”
    话题由此打开。很久没能聚在一起的三个人似有聊不完的话题。三瓶红酒很快被喝完,托托利把酒杯放在桌子上,指了指刚刚被他拿出来的几罐啤酒问:“喝吗?”
    意识还清醒的吉柯摇头表示拒绝,不过可惜的是,这个年龄的托托利还没有学会如何很好的听取别人的意见。打开一罐啤酒塞到吉柯手里,又递给基斯一罐,他举起自己的那罐啤酒高声宣布:“庆祝基斯成人礼,干杯!”

    一瓶红酒再加几罐啤酒,基斯早就醉得不省人事,抱着枕头哭诉着“不想成人”这类他清醒时绝对不会说的话。吉柯本来还勉强保留了一点神志,被托托利拉着又喝了一瓶红酒后也彻底醉过去,倒在基斯的床上安静地睡着。
    三个人中,托托利是看上去最清醒的一个,不过也仅限于看上去。其实在吉柯被他灌醉之前,他就已经醉了。基斯的哭嚎声他一句都没听进去,只是看着他床头挂着的一幅画傻笑。
    “喂,吉柯,醒醒。”摇醒昏睡的吉柯,托托利指着基斯床头的挂画提议。“我们三个也像那样拍一张照片吧。”
    用力揉了揉双眼,因为醉酒的关系,吉柯怎么都看不清托托利指的那副画。“唔……好……”不过由于从小养成的习惯,吉柯下意识地听从托托利的安排。
    “呜……我不想过成人礼啊……父王总是唠叨成人礼之后就要我接手政务,好烦啊!”基斯还抱着枕头在发泄心中的不满,就被另外两人合理拖到床上摆起了pose。
    自认为动作没问题后,托托利举起相机,按下了快门……





   “这是……?噗……还真是宝贵的回忆呢。”一张有些泛黄的旧照片从书页中滑落。捡起来端详片刻,托托利“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语气里满是怀念。
    照片应该是在夜晚拍的,只开了一盏昏黄小灯的房间里,三个少年躺在床上。最为年长的那个一头橙黄色的短卷发,脸上是淡淡的微笑,躺在最当中。躺在边上两个少年年龄相仿,都是深色的服饰和发色让人一眼难以分辨 不过他们的表情却相差很多。衣领处别着紫色宝石的少年拉着年长少年的手臂笑的开心,而另一个胸口别着蓝宝石的少年抱着他的腰却是一脸泪痕。三个表情各异的少年抱在一起躺在同一张床上,这画面真是怎么看怎么好笑。
    “当时是想模仿什么才会摆出这样的动作吧。是什么呢?”托托利指甲摩挲着照片上基斯还布满泪痕的脸,回忆着那日的情景。“我记得,一开始是我和吉柯翻窗去找基斯喝酒,之后呢?”
    “托托利殿下,马车已经准备好了,可以出发了吗?”“可以了,稍等,我马上来。”门外传来侍从的声音,托托利把照片夹回书里,拿着书走出房间。
    “说起来,当时为什么一定要翻窗呢,还有我居然能随身拿出相机来,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坐在马池里继续看着那张照片发呆,托托利发现,自己实在是掺不透过去的自己在想什么。
    “算了,一会就能遇到吉柯和基斯了,问问他们吧。”





对没错没了!

评论(2)

热度(26)